當前位置: 首頁(yè) > 資料 > 競爭情報

伊拉克能源供需分析

化行業(yè)走出去聯(lián)盟發(fā)布時(shí)間:2024-04-30 11:34:32  作者:OilSage

  伊拉克油氣工業(yè)歷史悠久,油氣資源豐富,但因為戰亂、制裁和地緣政治等原因,經(jīng)歷坎坷,多年來(lái)只有部分油氣田在產(chǎn)。公元前3000年,發(fā)現油氣苗。1904年,有了第一個(gè)油氣發(fā)現。1923年,發(fā)現納夫特·卡納油田。1927年,第一座煉廠(chǎng)萬(wàn)得(Wand)建成。1927年,鉆探 “巴巴一井” 第一口成功的商業(yè)井,發(fā)現基爾庫克油田。1930年,開(kāi)始產(chǎn)油。1933年,從基爾庫克油田到地中海濱海法港的原油輸送管道建成。1934年,第一次出口石油。1949年,發(fā)現祖拜爾油田。1953年,發(fā)現魯邁拉油田。

  1960年,石油輸出國組織(歐佩克)在巴格達成立。2016年,石油日消費量達到歷史高峰76萬(wàn)桶。2019年,石油日產(chǎn)量達到歷史高峰478萬(wàn)桶。天然氣儲量巨大,產(chǎn)量主要來(lái)自伴生氣,部分回注提高油田采收率。

  自然環(huán)境

  伊拉克位于亞洲西南部,阿拉伯半島東北部,國土面積約43.83萬(wàn)平方公里。北接土耳其,東鄰伊朗,西毗敘利亞、約旦,南連沙特阿拉伯、科威特,東南瀕波斯灣。海岸線(xiàn)長(cháng)60公里。領(lǐng)海寬度為12海里。西南為阿拉伯高原的一部分,向東部平原傾斜;東北部有庫爾德山地,西部是沙漠地帶,高原與山地間是占國土大部分的美索不達米亞平原,絕大部分海拔不足百米。幼發(fā)拉底河和底格里斯河自西北向東南貫穿全境,兩河在庫爾納匯合為夏臺阿拉伯河,注入波斯灣。

  自然資源

  伊拉克地理條件得天獨厚,石油、天然氣資源十分豐富,石油工業(yè)是經(jīng)濟主要支柱。

  伊拉克石油資源為國有,外國石油公司與伊拉克石油部和各省的石油公司合作,擔任油田作業(yè)者。主要油田包括東巴格達油田、艾哈代布油田、基爾庫克油田、米桑油田、哈法亞油田、魯邁拉油田、西古爾納油田、馬季努恩油田、祖拜爾油田等。

  在伊開(kāi)展業(yè)務(wù)的國際石油公司包括中國的中石油、中海油、中石化、振華石油,美國??松梨?,英國B(niǎo)P,意大利ENI,俄羅斯俄氣,馬來(lái)西亞國家石油公司等。

  油氣行業(yè)概況

  伊拉克(伊拉克聯(lián)邦和庫爾德斯坦地區政府)是歐佩克僅次于沙特阿拉伯的第二大原油生產(chǎn)國,也是世界第六大石油生產(chǎn)國,擁有世界第五大探明原油儲量,為 1450 億桶,占中東探明儲量的 17% 和全球儲量的 8%。

  伊拉克大多數現有油田位于陸上,主要在巴士拉南部地區、巴格達以東的迪亞拉地區和基爾庫克東北部地區。

  伊拉克經(jīng)濟高度依賴(lài)石油工業(yè),石油工業(yè)大約貢獻了伊拉克國內生產(chǎn)總值60%、財政收入的90%和外匯收入的80%。伊拉克原油出口收入占伊拉克經(jīng)濟的很大一部分。2022 年原油出口收入估計占伊拉克政府總收入的 95%。伊拉克的石油凈收入從 2021 年的 920 億美元(2022 年美元)上升到 2022 年的 1310 億美元,這得益于油價(jià)上漲和產(chǎn)量增加。2023年,由于全球油價(jià)下跌和伊拉克原油產(chǎn)量下降,伊拉克的石油出口收入減少。

  庫爾德斯坦地區政府和伊拉克聯(lián)邦

  伊拉克聯(lián)邦是指由伊拉克中央政府在巴格達管理的政治實(shí)體。庫爾德斯坦地區政府(KRG)是伊拉克北部以庫爾德人為主的半自治區的官方統治機構。

  庫爾德地區石油產(chǎn)量在2019年達到近47萬(wàn)桶/日后下降至2022年不到44萬(wàn)桶/日,主要是因為國際石油公司在勘探和油田開(kāi)發(fā)方面的投資有所下降。此外,由于2023年3月底伊拉克至土耳其(ITP)管道關(guān)閉,以及向煉油商出售當地原油的渠道有限,KRG的2023年原油產(chǎn)量大幅下降。在管道停止運營(yíng)后,KRG油田的產(chǎn)量從2023年4月的近12萬(wàn)桶/日增加到2023年8月的約20萬(wàn)桶/日。這些原油主要運往北方煉油廠(chǎng),盡管這些煉油能力有限。

  伊拉克聯(lián)邦2023年預算規定,伊拉克聯(lián)邦政府向伊拉克聯(lián)邦提供40萬(wàn)桶/日的原油,以換取部分聯(lián)邦預算。然而,2023年3月從KRG到土耳其的管道關(guān)閉,阻礙了KRG生產(chǎn)40萬(wàn)桶/日的能力。2023年8月,KRG向伊拉克聯(lián)邦提供了約8.5萬(wàn)桶/日,高于7月的3.5萬(wàn)桶/日。

  石油供應

  作為歐佩克+協(xié)議成員國之一,2022年伊拉克將其原油產(chǎn)量(不包括凝析油)提高了近40萬(wàn)桶/日,從2020年和2021年的平均不到410萬(wàn)桶/日提高到440多萬(wàn)桶/日。2022年伊拉克(包括KRG)平均產(chǎn)量接近460萬(wàn)桶/日。巴格達中央政府目前運營(yíng)的北部油田產(chǎn)量約為400萬(wàn)桶/日,而KRG的石油液體總產(chǎn)量不到44萬(wàn)桶/日。由于歐佩克+2022年11月減產(chǎn)和伊拉克2023年自愿減產(chǎn),伊拉克2023年原油產(chǎn)量低于2022年,約420萬(wàn)桶/日。

  伊拉克的石油生產(chǎn)需要更多的注水來(lái)維持其儲層壓力,提高油田采收率。作為與伊拉克能源協(xié)議的一部分,TotalEnergies計劃投資一個(gè)750萬(wàn)桶/日的海水轉化項目,預計將于2027年上線(xiàn)。

  伊拉克石油部計劃到2027年將原油產(chǎn)能提高到700萬(wàn)桶/日,主要來(lái)自伊拉克南部油田擴建項目,但是,由于伊拉克的內部局勢、監管挑戰、南部出口基礎設施的拖延以及國際石油公司對投資環(huán)境的不確定性,其中一些項目可能會(huì )被推遲。

  到2030年,伊拉克希望成為全球第三石油生產(chǎn)國。

  巴士拉出口碼頭新建煉油廠(chǎng)和部分設備的修復提高了2023年的產(chǎn)能。然而,伊拉克北部約40萬(wàn)桶/日的出口產(chǎn)能的減少抵消了任何增加的產(chǎn)能。南部石油碼頭的出口基礎設施受到限制,中游項目往往因投資不足和官僚主義障礙而推遲。

  2022年,伊拉克石油消費量約90萬(wàn)桶/日,國內煉油廠(chǎng)基本滿(mǎn)足了伊拉克大部分的石油產(chǎn)品需求。伊拉克煉油廠(chǎng)生產(chǎn)的重質(zhì)燃料油超過(guò)了國內需求,而汽油和柴油不足以滿(mǎn)足國內需求。伊拉克進(jìn)口一些石油產(chǎn)品,主要是汽油和柴油。

  煉油能力

  伊拉克的煉油能力從2021年的97.6 萬(wàn)桶/日增加到 2022 年的 111.6 萬(wàn)桶/日。中部煉油廠(chǎng)的煉油能力為36萬(wàn)桶/日,其中最著(zhù)名的煉油廠(chǎng)是多拉煉油廠(chǎng),其煉油能力為14萬(wàn)桶/日,而南方煉油公司煉油能力為28萬(wàn)桶/日,巴士拉煉油廠(chǎng)加工量為21 萬(wàn)桶/日。

  2023年,伊拉克的煉油能力約為120萬(wàn)桶/日。2023年4月,伊拉克14萬(wàn)桶/日的卡爾巴拉煉油廠(chǎng)投入使用,但技術(shù)問(wèn)題使該煉油廠(chǎng)在夏季的部分時(shí)間無(wú)法運行??柊屠瓱捰蛷S(chǎng)于2023年9月滿(mǎn)負荷運轉。

  2024年,伊拉克計劃投產(chǎn)兩個(gè)煉油廠(chǎng)項目。南方煉油廠(chǎng)公司(South Refineries Company)將其巴士拉煉油廠(chǎng)擴建7萬(wàn)桶/日,但是,伊拉克煉油公司與承包商之間持續的財務(wù)糾紛推遲了該項目。伊拉克還計劃在2024年底前修復拜吉煉油廠(chǎng)受損的15萬(wàn)桶/日原油蒸餾裝置。其他煉油廠(chǎng)項目仍處于規劃階段,盡管伊拉克的監管挑戰和經(jīng)濟問(wèn)題是潛在投資者的障礙.

  伊拉克政府計劃通過(guò)恢復煉油設施和建設新煉油廠(chǎng)來(lái)減少石油產(chǎn)品進(jìn)口,但外國投資者興趣有限。

  天然氣供應

  截至 2022 年底,伊拉克已探明的天然氣儲量接近 131 萬(wàn)億立方英尺 (Tcf),位居世界第 12 位。

  伊拉克天然氣產(chǎn)量多為伴生氣,大部分伴生天然氣來(lái)自伊拉克南部大型油田(如魯邁拉油田)以及北部基爾庫克油田。

  盡管伊拉克擁有可觀(guān)的天然氣儲量,但是,監管和投資障礙以及天然氣基礎設施不足影響了伊拉克可供銷(xiāo)售的天然氣產(chǎn)量。

  2020年初,在歐佩克+達成協(xié)議后,伊拉克油田減產(chǎn),也降低了伴生氣產(chǎn)量,天然氣產(chǎn)量約為每年2600億立方英尺。2021 年,在Khor Mor 油田的非伴生氣產(chǎn)量和伴生氣產(chǎn)量增加后,天然氣產(chǎn)量恢復到約339億立方英尺。2021 年,伊拉克消耗了 612 億立方英尺的天然氣,主要用于發(fā)電。

  伊拉克有9個(gè)集輸站,處理天然氣0.42億立方米/日。天然氣通過(guò)管道輸送至位于祖拜爾和巴士拉的液化處理站,經(jīng)液化處理后出口。如果2024年伊拉克幾個(gè)天然氣處理廠(chǎng)投運,天然氣產(chǎn)量可能會(huì )增加。伊拉克在與多家公司談判,將該國的天然氣處理能力從 2023 年的約 600 億立方英尺提高到 2027 年的近 1.2 億立方英尺。

  伊拉克在 2022 年放空燃燒了超過(guò) 630 億立方英尺的天然氣,僅次于俄羅斯。天然氣放空燃燒是因為管道容量和其他中游基礎設施不足。

  如果伊拉克能夠吸引投資,收集其伴生天然氣,可用于天然氣發(fā)電,特別是在夏季高峰期,從而減少從伊朗進(jìn)口天然氣。

  伊拉克不僅生產(chǎn)和銷(xiāo)售更多的伴生天然氣,還在開(kāi)發(fā)天然氣田,以滿(mǎn)足該國的需求并減少對伊朗天然氣進(jìn)口的依賴(lài)。政府優(yōu)先考慮伊拉克西部的Akkas氣田和巴格達北部的Mansuriya氣田,作為主要的非伴生天然氣項目。但是,由于安全、投資、合同條款和國際伙伴的承諾等原因,這些項目在過(guò)去十年中遇到了幾次延誤。2023 年 3 月,Akkas氣田生產(chǎn)220億立方英尺,提供給當地一家發(fā)電廠(chǎng)。

  庫爾德地區有一個(gè)非伴生天然氣田Khor Mor,生產(chǎn)能力為1830億立方英尺,供應庫爾德斯坦地區發(fā)電廠(chǎng)。阿聯(lián)酋的Dana Gas是Khor Mor的運營(yíng)商,該公司進(jìn)行擴建項目。2022 年的一系列火箭彈襲擊暫時(shí)暫停了擴建項目的工作,但在 2023 年初恢復了油田擴建工作一旦國內電力需求得到滿(mǎn)足,該項目的額外產(chǎn)能可以出口到土耳其和歐盟,或送往伊拉克北部的發(fā)電廠(chǎng)。但是,需要新的天然氣管道才能將天然氣輸送出庫爾德。

  石油貿易

  伊拉克石油部根據石油營(yíng)銷(xiāo)公司(SOMO)發(fā)布的統計數據顯示,2022年伊拉克出口原油120,752萬(wàn)桶,同比增長(cháng)9.56%。出口額1,156.96億美元,同比增長(cháng)52.94%,平均每桶價(jià)格95.8美元。2023年12月份原油出口108,056,590桶,出口額8,311,034,457美元,平均每桶價(jià)格為76.914美元。2023年伊拉克共出口原油1,232,170,126桶,同比增長(cháng)1.96%。出口額97,573,543,868美元,同比下降15.57%。

  2022年,伊拉克海運原油出口總量接近360萬(wàn)桶/日,比前一年增加230,000桶/日,主要是原油產(chǎn)量的增加。大約89%的海運出口是從波斯灣南部終端出口的,這些終端出口的是巴士拉中質(zhì)和重質(zhì)原油。在2023年3月管道關(guān)閉之前,來(lái)自庫區油田和伊拉克北部油田的原油通過(guò)管道運往土耳其杰伊漢,從杰伊漢港裝運。

  亞洲(以印、中、韓為首)是伊拉克原油的主要目的地,2022年伊拉克原油出口的63%流向亞洲。中印兩國每天從伊拉克進(jìn)口原油近100萬(wàn)桶(占伊拉克總出口量的一半以上),成為當年伊拉克原油的最大買(mǎi)家。盡管在2022年和2023年,伊拉克對中印的原油出口仍然很高,但俄羅斯取代了伊拉克的一些潛在原油出口量。在亞洲以外,希臘和土耳其從伊拉克進(jìn)口的原油最多,分別約為200,000桶/天,然后進(jìn)一步運往內陸國家,如德國、奧地利和塞爾維亞。2022年,歐洲國家占伊拉克原油出口的26%。為了能夠與其他中東原油出口商競爭,伊拉克在2022年大幅降低了其輸歐原油的價(jià)格。

  巴士拉南部港口的基礎設施出口能力有限,需要投資重建和擴建。伊拉克的出口能力在過(guò)去幾年中有所下降,這限制了該國生產(chǎn)原油的能力。運營(yíng)出口能力從2020年前的370萬(wàn)桶/日下降到2023年初的330多萬(wàn)桶/日,2023年9月,南部的產(chǎn)能將增幅提高到340萬(wàn)桶/日以上。

  伊拉克計劃更換老化和故障的海底管道,這些管道對巴士拉近海的石油出口基礎設施至關(guān)重要。伊拉克內閣批準了Sealine 3,該項目產(chǎn)能至少為50萬(wàn)桶/日,預計將于2025年上線(xiàn),除非項目不再延誤。并可能連接到自 2017 年以來(lái)一直停止運營(yíng)的 Khor Al-Amaya 石油碼頭。伊拉克還在 2023 年批準了 10 億美元用于建設 4 號和 5 號海岸線(xiàn),這將取代舊的、低效的管道,并進(jìn)一步提高南部原油出口能力。

  除了海運外,伊拉克還通過(guò)卡車(chē)向約旦出口相對少量的原油,并通過(guò)從杰伊漢碼頭到安卡拉附近的土耳其基里卡萊煉油廠(chǎng)的陸上管道通過(guò)內陸路線(xiàn)向土耳其出口原油。杰伊漢-基里卡萊管道的產(chǎn)能為14.5萬(wàn)桶/日。伊拉克將與約旦的合同延長(cháng)一年,2023年5月平均銷(xiāo)售1萬(wàn)桶/日。然而,在伊拉克-土耳其管道恢復運營(yíng)之前,伊拉克對Kirikkale煉油廠(chǎng)的出口已經(jīng)停止。

  伊拉克聯(lián)邦政府和KRG于2018年11月簽署了一項協(xié)議,允許伊拉克從基爾庫克油田一側運輸多達10萬(wàn)桶/日的伊拉克原油出口到土耳其杰伊漢港。2022年,聯(lián)邦伊拉克通過(guò)KRG管道從基爾庫克出口了超過(guò)8萬(wàn)桶/日的原油。然而,在通往土耳其的管道于 2023 年 3 月停止運營(yíng)后,這一數量已降至零。聯(lián)邦伊拉克繼續從其基爾庫克油田生產(chǎn)石油,并將石油運往當地的北部煉油廠(chǎng)。

  2023年7月,伊拉克聯(lián)邦與伊朗簽署了一項易貨協(xié)議,涉及伊拉克向伊朗出口原油和燃料油以換取天然氣。伊拉克將向伊朗輸送25萬(wàn)桶/日的石油。其他消息來(lái)源報告稱(chēng),伊拉克的原油和燃料油出貨量將在10萬(wàn)桶/日至20萬(wàn)桶/日之間。

  天然氣貿易

  由于伊拉克的天然氣產(chǎn)量和基礎設施增加跟不上其需求,2017年開(kāi)始從伊朗進(jìn)口天然氣,為巴格達和巴士拉附近的發(fā)電廠(chǎng)提供燃料。

  伊朗在夏季向伊拉克供應約9000億立方英尺的電力,在冬季供應約5800億立方英尺的電力。然而,伊朗的實(shí)際出口量遠低于合同量。2020年天然氣年均進(jìn)口量3640億立方英尺,2021年2730億立方英尺,2022年3330億立方英尺,但由于伊朗國內對天然氣的高需求,區域性干旱導致水力發(fā)電量下降,以及伊拉克向伊朗直接付款方面所面臨的挑戰,伊朗限制了2021年和2022年夏天對伊拉克的天然氣供應。

  2022年,伊朗通過(guò)管道出口天然氣189億立方米,其中94億立方米出口到伊拉克,91億立方米出口到土耳其,4億立方米出口到阿塞拜疆。

  2023年8月,伊拉克與土庫曼斯坦簽署了一項進(jìn)口天然氣和多元化供應的初步協(xié)議。然而,截至2023年12月,沒(méi)有協(xié)議的細節。如果進(jìn)口土庫曼斯坦天然氣達成協(xié)議,伊拉克需要過(guò)境伊朗或土耳其等鄰國。

  電力貿易

  伊朗是伊拉克電力的主要進(jìn)口來(lái)源國。2022年,約25%的伊拉克電力來(lái)自進(jìn)口伊朗天然氣的燃機發(fā)電和從伊朗直接進(jìn)口的電力。伊朗和伊拉克在2022年簽署了一項為期五年的協(xié)議,降低了對伊拉克的電力進(jìn)口價(jià)格,并設定了伊朗必須在夏季向伊拉克出口1吉瓦的基本量。

  由于伊朗電力短缺和發(fā)電不足,伊朗在2020年后將其對伊拉克的電力出口從7.4太瓦時(shí)減少到2022年的3.5太瓦時(shí)。伊朗還在2023年夏天減少了對伊拉克的電力出口,并在5月下旬完全停止了電力供應,因為伊拉克難以向伊朗支付前幾年的能源供應。2023年7月,伊朗和伊拉克安排了易貨交易,意在解決這些問(wèn)題,但截至2023年9月,兩國尚未落實(shí)該協(xié)議。

  伊拉克在尋求進(jìn)口電力來(lái)源多樣化的途徑,并與海灣合作委員會(huì )(GCC)、沙特、土耳其和約旦開(kāi)展了互聯(lián)互通項目。伊拉克在2022年初完成了一條500兆瓦的土耳其輸電線(xiàn)路,但伊拉克尚未敲定合同細節。2023年下半年,約旦通過(guò)一條150兆瓦的新輸電線(xiàn)路向伊拉克出口電力。

  能源結構

  2021年,伊拉克消耗了約2 萬(wàn)億英熱單位的一次能源,是中東第五大能源消費國。在一次能源消費結構中,天然氣和石油幾乎占伊拉克一次能源消費總量的全部。水電和太陽(yáng)能貢獻不大。

  伊拉克目前主要依賴(lài)于石油來(lái)滿(mǎn)足能源需求。隨著(zhù)天然氣處理能力和管道基礎設施的增加,將更多依賴(lài)于天然氣。

  電力供需

  2016年后,伊拉克從伊朗進(jìn)口天然氣,電力部門(mén)的天然氣使用量有所增加。自 2021 年以來(lái),伊拉克運營(yíng)三座火力發(fā)電廠(chǎng),裝機容量為 2.6 吉瓦。伊拉克計劃到 2025 年增加 6 吉瓦的新發(fā)電能力。伊拉克還計劃提高現有工廠(chǎng)和其他電力部門(mén)基礎設施的能源效率。

  2022年,伊拉克聯(lián)邦的發(fā)電量估計為 134 太瓦時(shí),高于 2021 年的120 太瓦時(shí),主要因為經(jīng)濟復蘇,以及石油行業(yè)的需求增加。庫爾德地區2023年發(fā)電量為17太瓦時(shí)。

  2022年,在夏季用電高峰,伊拉克用電需求約為2.4萬(wàn)兆瓦,實(shí)際發(fā)電能力約為1.4萬(wàn)兆瓦。2022 年,伊拉克聯(lián)邦的可用峰值發(fā)電供應量接近 23 吉瓦。2022 年的可用供應遠低于滿(mǎn)足夏季高峰需求所需的 34 吉瓦。由于輸電基礎設施薄弱、發(fā)電廠(chǎng)效率低下或受損以及天然氣供應和基礎設施不足,可用或有效裝機容量遠低于名義裝機容量。

  伊拉克的電力消費具有很強的季節性,在夏季達到峰值容量,夏季高峰需求通常超過(guò)實(shí)際發(fā)電量,導致頻繁的電力短缺。

  伊拉克電力嚴重缺乏,電網(wǎng)陳舊。公共電網(wǎng)是家庭和個(gè)人用電的主要供應渠道。2018年1月,《伊拉克重建與投資》提出電力項目12個(gè),包括5個(gè)火電站、7個(gè)太陽(yáng)能電站。伊拉克電網(wǎng)主干網(wǎng)為400KV線(xiàn)路,區域網(wǎng)為132KV線(xiàn)路。在國家電網(wǎng)層面,由于近幾十年的發(fā)展停滯,其電網(wǎng)建設依舊不完整。整個(gè)國家電網(wǎng)至今尚未形成有效的閉環(huán)。具體劃分上,以巴格達為界可以劃分為南部電網(wǎng)與北部電網(wǎng),其中北部電網(wǎng)由于安全原因缺乏有效維護,穩定性較差。在城市配網(wǎng)方面,建設問(wèn)題更為突出。以巴格達為例,整個(gè)城市的配網(wǎng)設施陳舊老化,配網(wǎng)系統依托于90年代的設施在運行,而維護力度更是嚴重不足,致使配網(wǎng)運行狀態(tài)欠佳,事故頻發(fā)。在用戶(hù)層面上,大量私接亂拉問(wèn)題突出,偷電現象嚴重,為整體配網(wǎng)埋下很大的隱患。當前即使巴格達城區的市政供電時(shí)長(cháng)也僅能維持在12-16個(gè)小時(shí)左右,冬夏季高峰期供電時(shí)間甚至只有5-6個(gè)小時(shí)。當地普遍以柴油發(fā)電機+市電切換的方式維持日常用電。

  電源結構

  伊拉克直接燃燒原油和燃料油發(fā)電,以彌補其有限的其他發(fā)電燃料原料。

  由于天然氣發(fā)電量不足,伊拉克發(fā)電耗油量從2021年的2.4萬(wàn)桶/日上升到2022年的14.9萬(wàn)桶/日。2022年伊拉克報告的發(fā)電燃油總量大幅上升至約36萬(wàn)桶/日,并在2023年6月創(chuàng )下53.5萬(wàn)桶/日的歷史新高。

  可再生能源

  在電源結構中,2021年可再生能源占比5.9%,其中,水電占比99%。在終端消費結構中,2020年可再生能源占比1.07%,2021年生物燃料和垃圾占比0.1%。

  伊拉克太陽(yáng)能光伏潛力巨大。盡管太陽(yáng)能發(fā)電在總發(fā)電量中所占份額微不足道,但伊拉克計劃開(kāi)發(fā)可再生能源項目,以取代其部分石油和天然氣發(fā)電能力,并減少從伊朗進(jìn)口天然氣和電力。政府預計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將占該國總裝機容量的5%。

  伊拉克計劃到 2030 年安裝 12 吉瓦的可再生能源裝機容量。與幾家國際公司簽署了協(xié)議,在 2021 年開(kāi)發(fā) 4.5 吉瓦 的公用事業(yè)規模太陽(yáng)能項目。2024年4月,伊拉克電力部和法國道達爾公司簽署了兩份生產(chǎn)1000兆瓦太陽(yáng)能的合同,在巴士拉省阿塔維油田分四期建設250兆瓦裝機容量光伏電站。

  水、電、氣、油價(jià)格

  工商業(yè)用電每度190-376第納爾,約合13.3-25.7美分/度;

  工商業(yè)用水每立方17.57第納爾,約合1.28美分/立方米;

  普通汽油價(jià)格每升450第納爾,約合0.3美元/升;

  優(yōu)質(zhì)汽油價(jià)格每升650-1000第納爾,約合0.45-0.68美元/升;

  柴油價(jià)格每升550第納爾,約合0.38美元/升;

  罐裝煤氣液化氣每罐6000-7000第納爾,約合4.1-4.8美元/罐;

  農業(yè)用電每度125第納爾,約合8.6美分/度;

  民用電每度38-282第納爾,約合2.6-19.3美分/度;

  居民用水每立方1.46第納爾,約合0.1美分/立方米。

  基礎設施

  公路

  伊拉克國內交通運輸以公路為主。公路網(wǎng)遍布全國,總長(cháng)5.96萬(wàn)公里,多數建于1991年之前,無(wú)收費公路。海灣戰爭中伊拉克公路遭受?chē)乐仄茐?,戰后多數得到修復,但一些路段路況較差。公路可通往土耳其、敘利亞、約旦及科威特等國。2018年1月,《伊拉克重建與投資》提出公路項目5個(gè),其中4個(gè)是原有公路的修復。當前伊拉克跨省公路尚不能形成路網(wǎng),線(xiàn)路較為單一。

  鐵路

  伊拉克國內鐵路總長(cháng)2272公里,包括三條主干線(xiàn):巴格達-基爾庫克-埃爾比勒線(xiàn)、巴格達-摩蘇爾-土耳其線(xiàn)和巴格達-烏姆蓋茨爾線(xiàn)。大部分鐵路為單線(xiàn)鐵路,鐵路標準軌距為1435mm。伊拉克無(wú)高鐵線(xiàn)路,當前鐵路設計時(shí)速為160公里/小時(shí)至250公里/小時(shí),但實(shí)際運營(yíng)速度不足100公里/小時(shí)。

  歷經(jīng)連年的戰亂、國際制裁以及美伊戰爭,伊拉克火車(chē)線(xiàn)路大部分被損毀,加之年久失修以及人為造成的破壞,伊拉克軌道交通與上世紀70年代相比相形見(jiàn)絀。盡管伊拉克的軌道交通在2009年底已基本恢復,但安全難以保障、沿線(xiàn)站點(diǎn)不健全、延誤等因素,嚴重制約了軌道交通的發(fā)展。擬建中的法奧港將帶動(dòng)伊拉克全國鐵路聯(lián)網(wǎng)工程,目前,從巴格達至巴士拉的客運線(xiàn)路已開(kāi)通;巴格達至費盧杰以及什葉派圣城薩馬拉的每周一次的列車(chē)也得以恢復。伊拉克還計劃修建通往敘利亞、約旦、科威特和伊朗等4國的跨境鐵路。2018年1月,《伊拉克重建與投資》提出鐵路、有軌電車(chē)、地鐵項目12個(gè)。目前伊拉克政府重點(diǎn)推進(jìn)的有巴格達輕軌、巴士拉輕軌、納杰夫至卡爾巴拉的“圣城鐵路”等項目。此外,伊拉克還規劃有貫穿南北的“干渠”鐵路,連接巴士拉與伊朗沙拉姆賈的鐵路線(xiàn)等項目。

  水運

  伊拉克水運航道5279公里。主要有底格里斯河(1899公里)、幼發(fā)拉底河(2815公里)和夏臺阿拉伯河(565公里)及人工運河(薩達姆河)等部分水道。伊拉克港口主要包括烏姆蓋茨爾港(UmmQasr)、祖拜爾港(Khawr az Zubayr)、巴士拉港(Al Basrah)等。港口設備老化,運力不足,成為制約伊拉克戰后重建及經(jīng)濟發(fā)展的瓶頸之一。2018年1月,《伊拉克重建與投資》提出港口項目2個(gè)。擬建中的法奧港,由歐洲公司設計,規劃規模超過(guò)70個(gè)泊位,建成后將集石油、集裝箱、散貨、倉儲等一體,成為第一大港口。相關(guān)配套工程包括公路及鐵路,總預算在百億美元左右。2020年,韓國大宇公司與伊交通部簽署法奧港一期工程合同。


評論

用戶(hù)名:   匿名發(fā)表  
密碼:  
驗證碼:
最新評論0